站内公告:
站内搜索 关键词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教师周刊 > 正文
教师周刊
我的“诗生活”
来源:语言文字报     作者:钱梦龙     时间:2016-05-13

  钱梦龙先生小时候喜欢听说书。一次,说书先生用读古诗的调子吟唱了一首杜牧的《清明》,美丽如画的诗句,悠远恬淡的意境,用悠远摇曳的声调“吟”出来,美不胜收。钱梦龙由此与诗结缘,背唐诗宋词、自学平仄规律、办壁报,虽耽误了学业,却得到两位国文老师的肯定和指导,初步掌握了古诗写作的基本知识和技法,词汇量也有了明显增加。

  在《我的“诗生活”》一文中,钱梦龙回顾了这段经历,他说:“我是以读诗、写诗为起点而逐渐扩展到爱文学、爱读书、爱写作,并且养成了自学的意识和能力……如果没有诗的启蒙和引领,我不可能成为教师,即使侥幸‘混入’教师队伍,也不可能成为现在这样的语文教师。”“如果没有诗,我绝对不会是现在的我。”谈到诗歌对自己产生的影响,钱先生从不吝赞美之词。

  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读过此文后感慨说:“语文不是诗,但离开诗,语文也不再是语文。语文老师只有正确认识诗与语文的关系,才能在教学中将诗融于语文,体现语文的诗意。满堂都在讲‘诗意’的语文课是最没有诗意的课堂,这也是我之所以反对‘诗意语文’的原因。钱梦龙先生的‘诗生活’处理好了这个关系,他既会写诗,又会教语文,在潜移默化中将诗意沁润到了每位学生心里。这才是真语文,也是钱先生一直强调的理想的教育境界。”本期,让我们一同走进钱梦龙先生的“诗生活”……

  真有些不可思议,我这个从小缺少灵气、读书多次留级的人(我在小学读书时留过三次级),居然会爱上高雅的古典诗词,并且由读诗、写诗而开始我的语文人生。为什么只有“初中文化”的我(我初中毕业即辍学)会成为一名还算过得去的中学语文老师?为什么我在坎坷曲折的人生之路上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精神追求?归根究底,都跟我的“诗生活”有关。可以肯定地说,如果没有诗,我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我。

  一

  古典诗词是一种高雅文化,但我爱上古典诗词的途径却一点也不高雅。

  我父母都爱“听书”,父亲一度还开过书场,因此从我记事起每晚必定跟随父母去书场听书(这大概也是我经常不做功课、造成多次留级的原因)。起先是因为胆小,不敢一个人留在家里,不得不随同前往,何况在书场里还有零食可吃。可到后来,竟也听上了瘾,宁可把功课撂下,也不能不去了。就这样,我成了书场里年纪最小的“老听客”。尤喜听“小书”,即评弹,那是一种由说书先生弹着弦子、琵琶有表有唱的民间艺术。我爱听唱,觉得评弹的唱腔有种令我感到特别亲切的韵味。尤其是一些编得好的唱词,很有点书卷气,如果再加上说书先生唱得好,听起来十分过瘾。记得有一阵书场请到了一位叫钱雁秋的先生说《西厢记》,不少唱词直接来自原著,更是书卷气十足。尽管有的听客反映“听不大懂”,我却听得如醉如痴,迷在其中。渐渐地,我还养成了“猜韵脚”的习惯。评弹唱词中凡韵脚的前一个字,唱的时候必定要拖长声调,然后再唱出那个韵脚字,这自然引起了我猜测这个尚未唱出的字的兴趣。猜得久了,渐渐懂得押韵是怎么回事,因此几乎百猜百中,弹无虚发。这可能就是我在初中一年级时就无师自通,弄懂诗词平仄并爱上古典诗词的重要因由。

  评弹故事里那些风流才子们吟诗作赋的才华虽然不断刺激着我“仿而效之”的冲动,但真正促使我立即采取行动的,还是一次偶然因素的触发:有一次,说书先生用读古诗的调子吟唱了一首杜牧的《清明》,美丽如画的诗句,“牧童遥指杏花村”的意境,用悠远摇曳的声调“吟”出来,与听评弹的唱词相比,更有一种无以言说之雅趣,我不禁深深沉醉了。想不到诗竟是这样美,想不到吟诗竟是这样有韵味!第二天,我决定立即行动。听人说“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吟诗也会吟”,于是我就买了本《唐诗三百首》开始读起来。后来又买到了一部《辞源》,一部《诗韵全璧》,两部工具书配合着用,居然弄懂了平仄。我弄懂的过程很简单:先从《辞源》查出某字在什么韵部(《辞源》有此功能),然后再到《诗韵全璧》去查这个韵部是什么声调。比如“诗”字,《辞源》标明属“支”韵,又查《诗韵全璧》得知“支”韵在上平声,这样就知道“诗”是平声字。查得多了,渐渐懂得字有平、上、去、入四声(跟普通话的四声不完全相同),在读诗的时候,“音节点”(如七言句中的第二、四、六字和韵脚)的字如果是平声,就要把声调拖得长一些,而上、去、入为仄声,就要读得短促些,这样就形成了长声、短声两两间隔的节奏。如“仄仄-平平——仄仄-平—”,句中的“-”表示一般的停顿,“—”表示声调拖长,读起来就很有节奏感。也许是从小听书受到了音韵的熏陶,我很快就学会了按平仄规律来“吟”诗,这就更提高了读诗的兴趣。吟诗不但比一般的读诗更能进入诗境,也更容易记忆。不到一年(当时读初中一年级),我就把一本《唐诗三百首》差不多全部背出来了,连《长恨歌》《琵琶行》这样的长诗,也都能一背到底,不打“格愣”。

  二

  我读诗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为了写诗。因此,肚子里有了三百首唐诗打底,就跃跃欲试开始按平仄规律写诗了。整个初中二年级一年是我的创作“高峰年”,而我的发表欲又特别强烈,于是独自创办了一份壁报。当时正好从《庄子》上读到了“日月出矣,而爝火不息,其于光也,不亦难乎”这个句子,就替壁报取名为《爝火》,当时还很为这个刊名得意呢。我自己买稿笺、自己誊写、自己画报头、自己装饰美化,发表自己的“作品”,几乎占去了除上课以外的所有时间,忙得不亦乐乎,有时连上课都在琢磨我的诗句。办了两期以后,引起了高中部两位同样爱写诗的同学的兴趣,于是《爝火》又成了三个人“诗词唱和”的园地。那两位,其中一位较瘦,一位爱喝酒,因此分别取了“瘦诗人”和“糊涂诗人”的笔名;我读过鲁迅的《鸭的喜剧》,知道俄国有位盲诗人爱罗先珂,于是按照“梦龙”二字的谐音,自称“盲聋诗人”。三位“诗人”,在《爝火》上此唱彼和,乐此不疲。我是“主编”,更加忙碌,弄得把正当的学业全都抛诸脑后了。诗倒是渐渐写得像模像样了,但却付出了留级的代价。初二的这次留级,再加上小学阶段的三次留级,我这一生虽然在校求学时间不长,却创造了总共留级四次的“辉煌”纪录!

  现在我的诗稿中还保留着刚读初二时写的半首“七律”(前半首不慎丢失),平仄居然一点不差,自己也觉得很诧异。下面就是这首题为《暮春野步》的后半首:

  溪流曲折鱼初上,园箨纵横笋渐稀。

  徙倚移时天欲暮,东风料峭怯单衣。

  这四句不仅平仄无误,而且前二句是七律的颈联,居然很像个对仗的样子。记得那时还把这首诗给国文老师看过,他起初不相信是我写的,后来我把我的一本诗稿给他看,他大概相信了,就说了很多称赞和鼓励的话。现在我还记得其中一句,大意是,这首诗最后一句中的“怯”字用得很老练,会写诗的人都不大用得好这个字,现在出自一个初学者之手,很不容易。

  我本来在嘉定一所中学读书,这次留级后便转学到上海市区的一所中学,仍读初二。转学后稍稍接受了一点留级的教训,除仍保留写诗和办壁报的兴趣外,也比较注意其他功课的学习了。正巧有一位同样爱好写作的同窗,两人“合伙”,一起编辑《爝火》,因此也减轻了我的负担

相关信息